陌上蔷薇♪

【搬旧文】平新·为什么会喜欢你


最近是说百度空间要关了吧,所以把旧文差不多的也搬过来先

毕竟也没处备份了,哎...

11年的文笔无力吐槽,也不知当时是学的谁

灵感来源:东方神起-为什么会喜欢你


1】

为什么,为什么会,喜欢你呢。


2】


呐,工藤。如果某一天……

尾音无限拖长,独特的关西腔竟也可以如此磁力低沉余韵悠扬。

东京少年拢了拢月白色风衣,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没什么,哈哈。

晴空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疑惑,东京少年眉头紧锁。

真的么。

略显傻气的笑容在一瞬间的凝滞后无限扩大,夸张又空洞。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只是想问你想不想去吃章鱼烧而已啊。

不想。

东京少年干脆地别过头去眺目远望,不再理会身旁那个不停傻笑扮白痴的笨蛋。

他们的眼前,是一片蔚蓝宽广的海。

狂风骤起,波浪滔天,海涛声碎,白鹭齐飞。

敛去强装出来的开朗笑容,关西侦探墨绿色的双瞳中融入了云影天光。

忽然之间有一种想将眼前之人狠狠揉碎在自己怀中的冲动。

却也只是冲动罢了。



3】

请回头看看我,你会发现,我并非你所见到那的般少不更事又任性冲动。


4】


工藤,我们去爬山吧。

喀。

铃……

喂。

工藤你干嘛要挂我电话啊。

……你现在就可以挂回来。

喂工藤……那个,咱们去爬山吧。

……现在几点。

凌晨5点啊,怎么了吗?

你是白痴么。大冬天的凌晨五点爬什么山。

工藤别这么绝情嘛,我只是……

静默。

良久。

……呐,工藤,等你睡够了便出来吧,我在你家门口。

喀。

开什么玩笑。还门口呢。

况且。

这家伙还真挂我电话啊。

切。

东京少年闭上惺忪的睡眼,转瞬便进入梦乡。

中午十二点。

……服部,你什么时候到我家门口的?

东京少年正要猜测清晨的电话是否真的并不是玩笑,对面的人忽然大大咧咧地搂住他的肩。

刚到刚到。

他的手,不似往常温暖,反而出奇冰凉。

等一下。

东京少年拉着大阪的手风风火火地进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屋,日光迷离双眼,风声掩盖一切,暗藏的情愫在一瞬间生根发芽,抽枝散叶,却 
没有人发觉。

……工藤,我不爱喝咖啡的。

关西侦探捧着温热的咖啡杯向他坦白。

不愿意喝就扔了吧。

一脸别扭地转身,东京少年没有看到大阪友人忽而柔和下来的侧脸。



5】


直到最后我才后悔,为什么当初,我什么都没有和你说过。



6】


……工藤。

如果准备道歉的话还是免了吧。

沉默。尽管知道东京少年只是不想让他自责。却无法不心疼。

……我不应该找你爬山。

至少,不应该那么冲动,只因想你,便来找你。

笨蛋。

东京少年躺在病床上慵懒地翻着最新的侦探小说,神色专注,心绪却早已神游天外。

不冲动那还是你么。

而且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与你没有任何干系。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服部平次,我不过是断了条腿而已,又不是永远都长不好了。

可你摔下来的地方是悬崖!

愣怔片刻,似是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东京少年有些诧异地望了望戳在身旁一动不动的人,说出口的话更显漫不经心。

没事,死不了。

话音未落便看到对方俯下身来靠近他,肤色略深,雕刻般的俊颜近在咫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彼此之间,气氛无端因暧昧而升温。

他唤道,工藤。

僵持。他和他都保持着危险的姿势纹丝不动。

直到闻风来探望伤员的茶发女子冷冷地说你们在数对方脸上的雀斑么。

然后两个人一个方寸大乱,一个惊慌失措,如触电般拉开彼此的距离,转头看到年轻有为的女科学家抱臂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7】


有些话我们明明知道。

却再也传达不到。


8】


东京少年在家里养了三个月。

长时间为活动导致伤腿肌肉大幅萎缩,连走路都要重新学起。

某个宁静的黄昏,他来看他,什么都没有带,除了钥匙和饭菜。

自从两人一起考上东大后便在外面合租了间小公寓,第18层,是特意为那喜静之人挑选的。

然而从那天在医院经历那番尴尬之后,服部便收拾了行李回校住宿,照顾工藤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了兰的身上。

他帮他整理笔记,帮他准备考试资料,帮他买最新的侦探小说。

却一次都没有来看过他。

笔记,资料,小说,都是经由兰之手交给他的。

关西侦探开门的一霎那,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练习走路的东京少年登时怔在原地。

几乎未作他想,便三两步冲上去从后面环住那个过于单薄的少年,令他不至于在走路过程中摔倒受伤。

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料密密地传过来,工藤忽然渴望永远留住这一刻。

却终是改不了天性中的心口不一。

笨蛋,你放开我。

温暖骤然消散,工藤看见服部苦笑着摇摇头。

扬了扬手中的食品袋,服部依旧笑得傻里傻气。

给你买的。还有你喜欢的蓝山。

走进餐厅时看到了满席珍馐佳肴,回头看见东京少年拄着拐杖艰难地走了过来,好像先前准备在他进入餐厅前拦住他,却已不及。

啊……那位姐姐给你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啊。

看着大阪友人冰凉讽刺的笑,工藤第一次觉得,服部的关西腔真的一点都不搞笑。

在错综复杂的感情线前,沉默永远是短暂而相对的。颓然地放下食品袋,服部转身走得飞快。

我走了。

甚至没有说再见。

自然也听不到东京少年哽在喉中的挽留。

有些茫然地立在原地,东京少年晴空色的眸中波涛暗涌。

突兀的门铃声粗鲁地切断思绪,工藤蹒跚着走到门前。

楼下的电子门禁。

指间轻颤着按下接听键,原本可视的屏幕一片漆黑。

似乎是几个月前坏了,唯有右上角的通话有效时间一点一点仍在流逝。

没有人说话。

工藤倚在门边耐心等待,果然听到对方犹豫着开了口。

你……

嗯?

似是仍在犹豫,对讲机那端的人停顿少顷,又深吸了一口气,才续道。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什么时候才能像从前一样,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我无论做什么都能看到你,毫发无损地在站我面前。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日担忧,却找不到一个像兰小姐那般频频探望你的理由。

……啊,下周吧。

……可不可以,再快一些?

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少有的认真和祈求,令工藤微微怔忡。

不行啊。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回答,东京少年温润如玉的声音飞扬如初,昨天才拆了石膏,你知道腿断了之后重新学走路有多难么?

……那。最早,最早能什么时候?

下周吧。

嘀嗒。嘀嗒。

剩余时间。20秒。

工藤。

嗯?

我喜欢你。



9】


当你在近在咫尺的地方选择沉默的一刹那,我已知道你我注定远在天涯。



10】


嘀嗒。嘀嗒。

……你说什么?

工藤新一,我喜欢你!

埋在心底的呼喊终于破土而出,震天动地的呐喊声中时间静止,海水逆流,18层高空中的少年心如擂鼓。


真的?

真的!

不再说话,任凭沉默肆虐着撕碎心中的欣喜和向往。

嘀嗒。嘀嗒。

断肠黄昏后。

嘀嗒。嘀嗒。嘀嗒。

……服部,其实我……

喀嚓。

限时一分钟的对讲机,自动挂断。

工藤这一次是彻底愣在了那里,许久过后终于发出一声长叹。

他知道,事已至此,再做什么或是说什么都只是徒劳。

差一点就要说出来了呢。

其实我。也一样。


11】


爱上你后我才发现,世间最伤并非只有一句别离。



12】


我们,要结婚了。

肤色略深的关西侦探举着扎啤的手有瞬间的停滞,很快便恢复了自然。

啊,工藤君和兰酱终于要结婚了!真是可喜可贺!

轻轻莞尔,工藤动作优雅地举起茶杯浅斟慢酌,仿若在品味上等香茗。

而此时他们,不过凑在一起在服部找到的小店里吃什锦煎饼而已,又哪来的什么上等香茗。

然而不得不承认,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工藤仍是最静的那一个,静到让人恍惚以为,他的世界没有任何纷扰。

一杯扎啤下肚,服部微醺,动作豪迈地揽住工藤瘦削的肩,就像每一个朝夕相处的日子中都会出现的画面一样。

是不是该说句恭喜啊。

随便你。工藤蹙起姣好的眉,语气不满,你身上酒味太重了。

啊,知道了,我不喝啦。

散场之后两个女孩子在前面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他们则跟在后面心事重重。

呐,工藤。

他在深邃的黑夜中望向他。

一定要对老婆好一点呀。

有些失望地收回视线,工藤点头。

原来是要说这个。

怅惘之际忽而听得身边之人低低地笑出声来。

工藤啊。

回不去了对吗。

……什么?

我们。

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13】


该如何送别,在不是我的人的身旁,被祝福的你。

我爱的你。



14】


黑夜给了谁黑色的阴霾,在情感挣脱枷锁冲破桎梏的时候为它染上一层朦胧的雾。

工藤从未如此热切地看过他。

晴空色的眼眸中不再云淡风轻,那汹涌翻腾的情愫只要一眼就能明了。

然而他终是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

直到雨过风停。

工藤。

要幸福啊。

薄如蝉翼的希冀最终破灭,工藤从胸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回去?

你和我从未有过开始,又何谈回去?

被这话激得抬眼,服部看见那人苍白面容上的神情陌生又残忍,苦涩一笑。

……是啊。

而他明明因工藤这些话落寞至斯,却在下一秒,以温热宽厚的手掌握住那人纤细冰凉的手。

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再多的言语都成了虚妄的空谈。

心意相通的刹那,瞬间永恒。

兰小姐!快和你的新一一起回家吧!

诧异地睁大双眼,却见那人挥舞着两人交握的手,向正前方的女孩大声呼喊。

女孩因服部太过大胆的用词而微微羞赧,却也没有拒绝,在心爱之人愕然的目光中走了过来。

松开手的霎那温热的触感不复存在,为那份不该存在的感情画上了休止符。

转身的同时看见对方冲他笑得热情开朗,一如当初。

再见。

嗯。再见。


15】


再也无法,牵着你修长有力的手。
再也无法和你一起四处停停走走。


16】


工藤,你知道么,那天我想找你去爬山,其实只是失眠的时候忽然想你了。

半夜乘新干线风尘仆仆赶到你家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你挂了我的电话不说还让我等了那么久。

工藤,早知结果如此,我就应该早一点把心里的话告诉你。

而不是像现在,在白天黑夜中积累思念,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独自等待时间流逝。

然而依旧希望你可以获得幸福。

即使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曾是我。



17】


服部,你知道么,那天我跟你去爬山,你一脚踩空我为了救你滑下山崖。

你还记不记得摔断腿的一瞬间,焦急道不复冷静的你对我说了什么。

如果你从此失去走路的资格,我可以做你的腿。

你说。

对此我发誓。

我一直,一直在等你兑现你的诺言。

你却一连三个月都未曾出现。

曾经的誓言,你的无意,我的留心。

一切的一切,在岁月中倏忽成了过眼云烟。


18】


呐,工藤。如果某一天……

尾音无限拖长,独特的关西腔竟也可以如此磁力低沉余韵悠扬。

东京少年拢了拢月白色风衣,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他们的眼前,是一片蔚蓝宽广的海。

旧事依稀同昨日,浮生过往一去经年,被支离破碎成殇。



19】


如果某一天,我为你面朝大海。
你愿不愿意,与我一起等待春暖花开。




20】


我愿意。


END


评论(1)
热度(11)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