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搬旧文】幻4相伶·如花似君

To瑶瑶。

这个就更早了,依旧不要吐槽文笔,只不过当时还挺喜欢的……

当时某人虽然讨厌这CP还是把我的文看完了,说挺好看=w=

突然想起当时这个某人还换号,还建小号,还加特技,我俩还装不认识互相勾搭什么的,duang~~~=w=


花的生命,如此短暂,如梦幻般盛开的日子,匆匆逝去。

用尽全部的生命,就算一瞬即逝,也不负君心,不枉此生。

【序】

正是午后,苍翠竹林间,浮云蔽日,却依稀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破碎的影子。

竹叶伴着清风沙沙作响,好似谁人的哀婉低诉。

他伫立在光与影的交界,暗暗握紧手中的剑,忽地纵身轻跃,将纯白身影隐匿在日光中,又在瞬间稳稳落地。

剑眉微挑,银发轻摇,闪着寒光的剑在同时回鞘。

竹叶在他身后纷纷掉落,漫天翠绿,像是绵绵细雨。

收势,站稳,双目微微眯起,好似不满,又似无奈。

转身回眸,碧绿色的身影轻巧闪出,眼神虽然空洞,眉目间却带着淡淡的笑意。

银发男子甫一见他,原本如若冰霜的面上,冷漠尽散。

“……叶……”

一袭碧绿的男子望着那些飘零的竹叶,轻声呢喃。

银发男子随风挥手,身旁的石桌上瞬间多了一套精致茶具。

“湖水,新叶,加以精心调配,方能沏出上等茶品。”

相丹淡然说完,抬眼望向那对幽深碧眸,依然静如死水,毫无波澜。

“……丹……相丹……”

被称为相丹的男子暗自叹了口气,才道:“对,我是相丹。”

“……我……”

“你是伶叶,伶仃的伶,竹叶的叶。”

伶叶眼中大雾不散,轻咬下唇,方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是什么人?”

相丹狠狠握拳,仿若要将那些缠绕已久的情绪尽数捏碎。

——我……是你的爱人。

【壹】

——我想要,做你的爱人。

犹记得那年那月,相丹时常前往流影天殊,望着红梅缤纷飘落,似在出神,却满眼悲哀。

伶叶总是端了一盏清茶独自去看他,无论昼夜,不分时间。

他总是站在梅影长堤远远地望着他,直到茶水不复温热,直到杯中竹叶掺杂了落梅的清香,直到他自想念中回神,冷冷地问一句,是谁。

伶叶早已习惯对他温婉地笑,忽视他疏离淡漠的目光,再悄悄施法将那茶水加热,神色泰然地递给他,说一句,相丹,喝茶。

相丹在红梅树下低头,伶叶沉静的目光中总是带了几分热切,宛若雨后初晴的水面,盈盈波光,还隐约倒映出他的影子。

他从不问他,为何来此地,为何总要带来一杯清茶。

他也从不问他,为何来此地,为何总要站在树下发呆。

相丹不问,因为他并不想知道。

伶叶不问,却因为他早已知晓。

——相丹,你可知天界的梅花为何一夕成红?

寂静清冷的夜,一直立于相丹背后的伶叶忽然发问道。

身形一滞,相丹心头微震,却没说什么,掠过伶叶,默默转身离去。

那是他,第一次主动离开梅影长堤。

夜幕无言,天空宛若被水墨浸湿,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苍茫夜色中,不知不觉中也被染上一抹漆黑。

就是那时,就在那时。

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鼓舞他出言打破了沉寂。

“相丹,我喜欢你。”

肃杀的背影在黑暗中停驻,久久,久到梅落满肩,连发间都空了一缕余香。

然而相丹,仅仅留到了天亮之前。

天亮以后,伶叶揉揉疲倦的双眼,空无一人的长堤,让他不禁自嘲,夜里朦胧中留驻的身影,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觉。

尔后,相丹再也没有来过梅影长堤。

也许两个人之间,从一开始就间隔着,白天与黑夜的距离。

【贰】

从那以后,两人之间比从前疏远了许多。

所谓疏远,并非只字不言,实际上他们本就很少交流,出入偕行,言行相似,只是多年来相伴左右的默契所致。

然而从那以后,伶叶敏锐地发现,尽管每日都会擦身而过,相丹却似乎难得再看他一眼了。

即便如此,他却仍旧如往常一样,端了一杯清茶站在梅树下,看着落梅,很快便是一天。

像是在代替谁做他荒废已久的事,连站姿和角度都惊人相似,然而,心境,却迥然不同。

平静的时候,伶叶会想,倘若一直这样下去,对彼此,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满心屠魔大任的相丹,对于他太过陌生。

然而,不可忽略,也令他心忧的是,他屠魔越多,眼神便越发迷茫。

可谁也没有料到,那年那月,那个同样寒冷的夜。

相丹如冰的眼眸充斥着骇人的血红,额间金芒耀目,近乎堕魔。

兀自发呆的时候,只感到熟悉的气息扑面而至,伶叶来不及惊讶便被来人按住肩膀,狠狠压在了身后的树干之上。

钝痛感自背后隐隐袭来,伶叶还没来得及唤他一声便被灼热的唇以吻封缄。

迷乱中六感不复清晰,伶叶却听见了他微弱的呼唤。

——朝雪……朝雪……

闭眸的瞬间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迅速滑落,却不知是因情动还是悲伤。

原来,即使是长时间与竹叶清茶做伴的人,在梅树下呆久了,也会沾染上梅花的幽香。

是劫还是结,让他被当做露朝雪接受他的拥抱。

又见晨光熹微,伶叶步履蹒跚地离去,便错过了他的梦中呓语。

【叁】

再见之时,如同生离死别。

他执剑指向他,幽深如潭的眼眸中只剩冰冷杀气。

他无言,他却懂他要他拔剑。

回想起来,很久之前,他们便再也没有较量过。

相丹叹息过后,凝眸望着他,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伶叶,我们有多久没有较量了?

没有回答。

一瞬间的失落让相丹想到,原来,他对他毫不理睬的那些时候,他是否也像他现在这般难过?

平日常伴左右的人此刻站在他对面与他兵戎相向,他却发自内心地勾唇浅笑,如若春临满庭。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气势如虹,剑影刀光,武器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相丹轻巧格开伶叶的攻击,却在出招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那香气,似梅,似竹,清雅淡薄,确是伶叶自伶叶周身散发而出。

刹那间像是天雷破空,相丹呆滞半晌,这才后知后觉,那个疯狂的夜晚,承欢他身下的,竟是伶叶。

眼前,冰冷漠然的人招招致命,耳边,沉静若水的声音轻声低语,恍惚中竟混成了同一幅画面。

——相丹,我喜欢你。

偌大的金殿只余两个人较量,铿锵的声音不断回响,衬托此地更为空旷。

——伶叶……

明明抱有同样的心情,为何他现在才大彻大悟?

不知是谁的血染红了洁白衣衫,相丹拂袖,却见伶叶忽然停住动作,眼神骤然清明,身子却不断向后倾。

相丹见状,连忙弃剑接住了他。

伶叶浑身是伤,瘫软无力,昏迷前又一次感到久违的凛冽气息,不由微笑。

——能见到你为我弃剑,即便立刻死去,我也心满意足。

【肆】

伶叶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和露朝雪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峙。

她说。

相丹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想陪他过完。

伶叶静静地望着她,并没有说话,待到她离去后即刻找到了师父勾芒。

彼时勾芒正在专心致志地品茶,见到伶叶动都未动,便一语道破他的心事。

——想救相丹?

伶叶不语,因心意已决。

茶叶的香气袅袅回旋飞升,勾芒的话语都变得朦胧。

——想好了?

——是。

茶杯轻叩,勾芒忽而一叹,才要施法,便看到伶叶含笑的眼眸。

——师父,不要让他知道。

暗光骤降,恍然间如同置身因他才熟悉的梅影长堤,落梅缤纷,一如那人,白衣似雪。

原本形谢神灭的相丹,被伶叶以一生记忆和功力凝炼而成的丹药所救,起死回生。

没有了记忆的伶叶,宛如一尊雕像,鲜少开口,只是若有所思地望天。

相丹不明真相,却也陪伴着他,一如伶叶当初的如影随形。

他忘了,什么都忘了,却日日惦记着昔日那片竹林有没有长出新的竹叶。

相丹不解,终于在一个风和景明的下午将内心的疑惑问出了口。

久久的沉默太过难熬,直到相丹即将失去耐心,才听到他轻轻地说:

我要给他沏茶。

身形一震,相丹脱口而出一个字:谁?

伶叶茫然地看了看他,胸口闷痛却不知该作何解,只得无奈地摇头。

【伍】

相丹并非糊涂,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伶叶的生命在日渐消亡。

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只是唯一可以救他的勾芒却顽固地不肯插手,从来只会留下一句: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相丹不懂,却无人为他解惑,只得日复一日陪伴在他身边,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你是伶叶,我是相丹。

执着,却悲哀。

又是午后,相丹自地面飞起又降落,竹叶铺满地面,衣摆轻扫,满园清香。

伶叶站在他身后,眼前的身影仿佛与梦境中渐渐重叠,熟悉却难以名状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知不觉泪水竟然充盈了双眼。

——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的爱人。

相丹屏息,明明无风却听闻穿林打叶,转身望见那抹碧绿色的身影静静躺在满地竹叶间,唇边带笑,神色安详。

握拳,闭眸,迷蒙间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人一袭碧绿,神色淡然地捧着一盏清茶站在梅树下,温婉又沉静地对他微微一笑。

他没有等到他说,相丹,喝茶,只听到一句低声细语,恍若蚊蝇。

——相丹,对不起,不能为你沏茶了。

树欲静,风不止,不知是谁的呜咽伴了肃杀的风,回荡在空中,彻夜未停。

【结】


那一年,天界的竹莫名全数枯萎,一如当初梅花一夕成红。
相丹从此闭关,尔后便再也没有出来。
寂静的竹林杳无人烟,不复昔日苍翠活力。
而那最后一批落叶,被相丹凝成翠玉,作为剑饰挂在剑梢,陪他走过一个个春秋和朝夕。
——你曾说,无论花与叶,生命皆如此短暂,匆匆逝去,风过无痕。
然而此刻,在我心中绽放的你,仿若一直在这里,不曾离去。
竹叶幽香徐徐缠绕挥之不去,一如当初常伴身畔的你。
如花清丽的你。
如叶淡然的你。
此生不换的你。
唯一的你。

END


评论(2)
热度(4)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