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HB to SeHun】灿勋·心困

【此文又名:我不睡!我要装逼一整夜!】

世勋呀生日快乐ヽ(*^ー^)人(^ー^*)ノ 

虽然一天比一天丧心病狂但是姐姐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o^-^

灵感来源KTR的怨念(见后图),一会儿再XX向来都是炮灰一样的谎言啊谎言,大人也都是这么骗小孩子的【所以到底亲了没呢?!

备注1:拿自己拍的独家图镇楼,因为没什么内容空有意境才刷成黑白的,请不要切logo转载哦

备注2:80%写于人歌一位之前,INS更新的内容尽量包含进去了,但是什么零点八分之类出来的时候已经定稿了所以……QAQ请多包涵啦~

剧情稀少,自己打60分,还是观赏愉快~



灿勋·心困

文/萧陌薇


朴灿烈细心敏感地发觉到,世勋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

倒也不是说经常在舞台上出错什么的,事实上他的世勋虽然看上去是一副精神散漫的状态,但是是个即使累也会注意力相当集中的孩子,所以失误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

倒是他自己,一旦日程繁忙起来就有些顾此失彼,每次世勋还要替他担心。

有时候是站在他后面偷偷提醒他,有时候也会摆出一副优秀者的姿态骄傲地指导他,有时候得意忘形了,朴灿烈就会趁没人时轻轻在他的腰上捏一把,然后任由他软在自己怀里,双目笑成弯弯的月牙。

不管哪种样子,朴灿烈都很喜欢。

可是这样的世勋最近并没有像平时那么粘他了,虽然他知道他们在回归的同时还要为演唱会做准备十分辛苦,尤其对于世勋来说,要消化和练习额外的舞蹈,每天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够,更不用说别的了,可是他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对。

具体来说的话就是……交流变少了,但是看着自己发呆的时间变多了?

他朴灿烈虽然承认自己有时很自恋,但是在吴世勋喜欢他这件事上,他还是信心十足的。只不过长久以来都是他主动一些,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固然热烈,但能让世勋像现在这般失态的情况,细数下来真心不多。

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换作以前朴灿烈一定二话不说当天晚上就找个空子钻到世勋的卧室逗逗他再问他怎么了,但是现在,至少近期之内他是没有胆子那么做了。

一想到这个,朴灿烈心底划过一声叹息。

不过他的世勋向来都很乖巧,即使心里真的有什么事,等他不那么累的时候一定会主动来和他坦白的。


保姆车平稳行驶着,别的成员都在趁路上的时间补觉,只有他俩还醒着。

坐在前座的吴世勋似乎是察觉出了朴灿烈在盯着他的后脑勺发呆,回过头想和他眼神交汇一下,可是朴灿烈一直倚在座位上,神游天外,表情严肃,根本感应不到世勋的信号。

默默回头,虽然不知道这个哥哥在琢磨什么但是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吴世勋很快放弃了,毕竟他自己也有很大的苦恼呢。

反正他的烈哥向来憋不住话,想说什么自己会来说的,到那时候再倾听就好了。



演艺人一旦出了道,忘记自己的生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尤其是他们刚刚回归,每天都要坐着车在几大电视台中穿梭不说,中间甚至还要出国签售,说是二十四小时曝光在粉丝面前也不为过。

四月伊始,各式各样的生日祝福便已经充斥了吴世勋上下班的路,甚至在夜里溜出去买咖啡的时候,都会有店员都会在他的咖啡杯上写下“生日快乐”几个字,并在后面附上一个可爱的笑脸。

吴世勋出门前从不费心乔装自己,相反地他认为能被人认出来是一种幸福,每一声来自粉丝的呼唤都是对他们的肯定,让他有动力继续下去。

何况他也希望有机会看看粉丝的脸,然后对她们说一声谢谢,毕竟他想回报给她们的是那样多,真正能做的又少之又少。

朴灿烈第一次听到这些时没说什么话,只是搂着他的肩膀夸道我们世勋真是个好孩子啊,吴世勋便会用一派清明的眼神看着他,笑得腼腆又满足。

可是过生日这件事本身对吴世勋来说还是有些奢侈的,日程繁忙,哪里还能挤出空闲让大家陪他庆祝,还要回顾和祈愿一遍他那不长不短的人生。

但虽说如此,真到了生日当天,心情不免还是有些不同的。在这一点上,吴世勋总是痛快承认自己是个孩子——他知道自己内心对生日的某个部分蠢蠢欲动,因此从不掩饰。


而他心之所向的那个人,浑然不知自己身负寿星的甜蜜期待,正在美容室里上蹿下跳地找人聊天。他最近皮肤不好不能上特别浓的妆,头发也是前两天刚刚重新染过还不至于脱色,所以是成员当中最先完事的。吴世勋百无聊赖地等着化妆师给他做定型,余光则追随着朴灿烈的身影在除了他以外的成员身边绕来绕去,也不知是兴奋的还是真有什么急事要请教,直到所有人都嫌他烦了以后才安安静静坐下玩起了手机游戏。

这样的情景令吴世勋有些不安。因为他所了解的朴灿烈是从不甘于落人之后的,在庆祝生日上也毫不例外。他会先算着零点给对方发去长长的祝福短信,然后在SNS上发一张自己和寿星的合照,纪念一下过去,再展望一下未来,如果是成员的生日的话,还会在第二天早上冲到人家房间门口惊天动地说一句生日快乐,这一天就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过去几年的生日朴灿烈也是这么给他过的,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如果晚上条件充足,心情也够好的话……

“咦,忙内啊,好端端地做着头发,为什么脸都红了?”

第二个完事的边伯贤一脸清爽地凑了过来,见吴世勋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正要出言调侃,被朴灿烈及时地用一包零食叫走了。

逃过一劫的吴世勋悄悄松了口气,但随之浮上心头的是难以言说的烦躁和失落。

过去几年,都是这样。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人,同样的方式依然带来了同样的惊喜,个中缘由,不必明说。

可此时此刻的朴灿烈,像是完全忘记了有这回事一样。

但是他知道,他的烈哥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再忙也不会。所以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事了。

不给他庆祝生日不要紧,可是他不知道朴灿烈在想什么,这才最让他慌张。


不由再次想起前几天电台里发生的事。一个粉丝发来实时消息说,忙内世勋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成员们给世勋送上BOBO礼物吧。

不知是谁家的姐姐这么胆大心细,也不知道她撒这么大一个网是想捞一条什么样的鱼,总之吴世勋当时脑子里一片茫然,只听见朴灿烈在对面不断催促的声音:“快点快点,只有一分钟!”

最不用着急的人这是在急什么。吴世勋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倒是美滋滋的,同时对面那位终于明白了不是世勋亲他们而是他们亲世勋,于是看了一眼他们之间遥远的距离,当即表现出了攻君应有的果断:“那我一会儿再亲。”

他这句说得太过顺畅随意,简直是间接暴露经常亲他的事实,搞得吴世勋还下意识呼吸一滞,好在当时氛围使然谁都没有追究,这才觉得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平复着大起大落的心情,竟然还渐渐品味出了一丝浪漫,不是因为朴灿烈会来亲他,而是长久以来他们二人相处得都太过直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相互约定和等待了。

更何况约定的内容还是一个吻。

吴世勋并不会把心思写在脸上,但是那种不一样的神态还是被看在了眼里。朴灿烈后来也记得那时他在生放间隙向他望去,他的世勋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眼底的星芒却也比任何时候都一览无遗。

结果等到节目结束,下班,回家,直到睡觉,吴世勋都没能等到朴灿烈的“一会儿再亲”。

吴世勋并没觉得这是多大事,甚至他认为自己冒出这样的念头都是一种无理取闹,所以完全不想和朴灿烈计较什么,只是总有一股不深不浅的怨念时不时地揉着他的心脏,再怎么投入练习再怎么深呼吸也依旧缠绕着他,还忽视不得。

人一旦陷进一个怪圈,总是免不了埋怨他人或者自我埋怨。可吴世勋是一个诚实又直接的人,比起浪费时间去埋怨,他更想找出原因,但是朴灿烈八面玲珑的,总是叫人猜不透,他找不出原因,只好对着他的嘴唇望穿秋水,一望就是好几天。

这样不好。最终还是埋怨起了自己,吴世勋觉得自己像是欲求不满一样,明明又长大了一岁。

虽然不知道欲求不满和长大一岁有什么必然联系,朴灿烈却忽然跑来搭理他了,虽说问的是和下午打歌有关的事,但总比被他晾着强多了。

但是那种反常感还是有的,以往三句里不调戏他一句就不舒服的朴灿烈,今天真的只是平平淡淡地请教完问题就不再开口,吴世勋还想和他多说会儿话,连忙抓了个话题不假思索:“哥为什么来问我,舞蹈的话,钟仁哥才更专业呢。”

“他在睡呢。”朴灿烈满不在乎地回答着,然后戳在原地看着吴世勋欲言又止了片刻,继续坐回去玩他的手机游戏了。

到现在吴世勋已经分不清自己应该先为自己排在钟仁后面而气闷,还是先为话题就这样结束而沮丧了。

非要说的话,好像哪个都不太乐观。

更郁结的是,他彻底搞不懂朴灿烈在想什么了。


心中郁结的不只吴世勋,还有那位“真的很反常”的朴灿烈君。

正如吴世勋所想的,他断不可能忘记他家宝贝的生日,而且正因为是时时刻刻放在心上的日子,反而令人举步维艰。

更何况他家世勋前些天刚一本正经地公开地跟他说过,不要开玩笑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虽然知道这肯定不是分手宣言,但是朴灿烈多少有点吃不准吴世勋说的“不要开玩笑”具体是指什么。

要说开玩笑的话,他和谁都喜欢开玩笑,但是他对世勋说的话和做的事没有一样是在开玩笑。

反而是世勋跟他开的玩笑才更多吧,比如不想和自己去旅行,觉得自己很烦之类的。

他对吴世勋都做过什么呢,仔细想想,除了在发布会上牵手,演唱会上咬他的肩膀,逗他笑,挠他痒痒,甚至故意戳他敏感的腰……

真要用成年人的话说,他对吴世勋做的那些不是玩笑,是调情才对。

朴灿烈起先对这个结论十分得意,但是一瞥到世勋那张清清冷冷的侧脸,他就有些笑不出来。

大概是为了和打歌服更相配,世勋前几天突然就接受了Cody们让他走乖巧路线的建议,一直梳上去的刘海也几经软化之后柔柔地垂下来,竟还原出几分他小时候的模样,偶尔会让朴灿烈一阵恍惚。

他和世勋之间,比他以往的任何一段关系开始得都自然。以前交女朋友的时候总是抱着一种及时行乐的心态,没想过能走多久,分手时也没有太大伤痛。而和世勋在一起的现在,他不是想着能走多久,而是从没想过除了走到最后之外的其他可能。

也曾想过为什么会这么认真,但是每当他看到世勋用澄澈又热烈的目光望着自己时他便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认真了。

所以世勋啊,你把哥哥的哪句话,哪个行动当成是玩笑了呢。


今天的人气歌谣开始得早,而且去了才知道今天会用他们一周前预录过的舞台,所以只要在生放最后露个脸就行了。

预想中的一位,负责说感言的金俊勉相比之前淡定了许多,朴灿烈在吴世勋身后逡巡着,想着趁着这个场合说一句生日快乐,但是麦几次举到嘴边却又犹豫了起来,毕竟以往他都是卡着零点第一个说生日快乐的人,如今这个弦断了却在这里补上,会不会显得有些敷衍。

望着他漆黑的发旋,朴灿烈忽然回忆起多年来的每一次拥抱,每一次都在感叹,他的世勋已经这么高了。

而现在,几乎可以和他平视了。

想到这里,朴灿烈抬起手揉了揉世勋的头发,轻轻的,便很快收回手。

也是前几天的电台节目吧——因为是几天前的事情所以记得很清楚,世勋说他现在一米八三,希望停在这里就好,不要再长了。回家的时候他问世勋为什么不想再长了,世勋顺着被他搭着肩的姿势白他一眼,一脸的明知故问。

——当然是为了和你有身高差,这还用问。

确实是有明知故问的成分在,因为那时他不知怎么就是幼稚的很想听一听世勋亲口讲那句话,希望世勋亲口给他一个肯定,让他感觉到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和存在价值。

不过那时的世勋似乎是另有心事,好像还前言不搭后语地问了自己一句话,然后便被经纪人哥哥催着上了车,也就没了下文。

世勋到底问了什么呢。

朴灿烈在Ending这短短的时间里飞快地想了许多,明明发生了没几天的事情他总是有自信能回想起来的,却在生放结束之后仍旧漫无头绪。

吴世勋在漫天的彩带中看到他家烈哥仍旧傻站那里,不由问了句哥你干嘛呢,朴灿烈看着他两片薄唇一开一合,脑后突然过了一道闪电。

不了解他内心起伏的吴世勋看着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对着自己笑出了一口白牙,尔后还大大咧咧地从身后搂过他,走路都有些轻飘飘的。

吴世勋懒得理他,虽然不知这位哥哥又在想什么事,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吴世勋又一次这样腹诽,转头听见俊勉哥喊自己,连忙甩开这位神经病哥哥,一路小跑地跟了过去。


是夜,吴世勋刚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便被一个不明生物捂住嘴掳到了自己房间。

虽说熟悉的怀抱和熟悉的体温令他忍住了直接把人掀翻在地的冲动,但是这种做法怎么想都像个十足的流氓吧?

但是更流氓的还在后面,那个人在一片漆黑中轻柔地锁了门,吴世勋只感觉自己被松开桎梏不过一瞬,便被一股温暖的触感堵住了嘴唇。

吴世勋没有拒绝他,反而像在寻找积压在心底的感情的宣泄口一样热烈地回应着,朴灿烈感受到他一如既往的直接不由一阵欣喜,甚至咬着吴世勋的唇瓣低低地笑了出来。

吴世勋很想问他你笑什么,却突然回忆起出道前一个平凡的夜,朴灿烈在空无一人的练习室屈身从背后抱住半跪在地上濒临崩溃的自己,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那是吴世勋第一次想到看不见路的日子,就像那练习室一样暗无天日,他一想到种种可能,便不由撑着练习过度的身体疲惫地问道,哥,你怕不怕。

至少吴世勋那时候是真的怕。不怕不能出道,怕的是不能和他身边这个人一起出道。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发现唯独不愿去想的就是和身边这人分开。

而那份心思,当时的他恨不得小心地藏了又藏,又怎么有勇气说呢。

“嗯,有一点。”朴灿烈那天似乎是带着决心去的,在这之后又缓缓开口了,“我怕世勋离开我。”

“不要开玩笑了,哥……”

我想你,我爱你,我不会离开你,这样的话吴世勋从他口中听到过太多次,因为自己太过惧怕那是一时兴起的玩笑,所以更加怀疑他是不是真心。

朴灿烈当时的语气透着一丝怎么也藏不住的无奈:“为什么你总是说我是在开玩笑呢。”然后似乎是平定了一番心绪,又斟酌了许久语气,才终于重新开口,“我不会离开世勋,也不会让世勋离开我。”

半晌,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补上一句,举重若轻:“是世勋想的那个意思。”

然后吴世勋抬头,没开灯的练习室一片漆黑,朴灿烈凑过来吻他,牙齿磨着他的唇,就那样沉沉地笑出了声。

再往后的事情吴世勋有些不好意思去想,连忙像要切断回忆一样推开他,努力呼吸着刚刚缺失的氧。

果然生日就是要把不长不短的人生回顾和追溯一遍的,吴世勋没有来由地想。

就在这时,朴灿烈唤他,“世勋。”

“唔。”此时的吴世勋气还没喘匀,只能心乱如麻地回应着,然后像是能预料到朴灿烈接下来要做什么一样,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制止一下,但是他一时也想不上什么话题,一张口便把方才一直缠绕在心底的念头脱口而出:“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这毫无征兆的一句话,令朴灿烈一时摸不着头脑:“嗯?”

“……没什么,我知道就行了。”

今天两次没话找话都格外失败,吴世勋心里悔出了一片泪海。

而朴灿烈却仿佛思考起了什么。他了解世勋,长久以来为了不给自己带来困扰,再难过也是满不在乎自己扛,他会直接地表达他想给你什么,却不会对你说他想要什么,就像那个困扰了他许多天的谜题一样,如果不是他灵光一闪,恐怕世勋一辈子都会把它当作是自己的无理取闹而埋在心底了吧。

“那,世勋要答应我一件事。”

“嗯,嗯。”吴世勋迫切想把注意力从没话找话的阴影中拯救出来,此时根本是有求必应了。

“以后,”朴灿烈说着更靠近了他一些,然后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唇,“想亲我的话,直接往这招呼就是了。”

末了还与他额间相抵,并补上一句:“不是开玩笑。”

结果还是被他看穿了,吴世勋面上蹿上一层薄红,表现出了难得的不坦诚:“谁……要亲你。”

“嗯~那电台一结束跑来没头没脑地问我‘一会儿是什么时候’的人是谁来着。”

“……”吴世勋一时无言,这种芝麻一样的事都能被他想起来,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反正不是我。”

“喔。有个爱撒娇的弟弟还真是让人头疼呢。”朴灿烈故意道,“那你把刚刚的都退给我好了。”

至此吴世勋终于明白了,刚刚的流氓都是假象,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这个,才是个实打实的真流氓。

但是有什么办法,已经任凭他流氓了这许多年,再往后不管如何他也只能认。

“盖了章的不退,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平素对自己乖顺的人只有这时候才会恢复小霸王本色,朴灿烈垂眸凝望,黑暗里,他的世勋眼神湿漉漉的,有难以言说的神采,柔顺的黑发贴在额间,是无言又致命的邀请。朴灿烈心里的火瞬间烧起了整片山林,却依旧对他温柔一笑:“好,这可是你说的。”

“……等等!”

“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你还害羞不成?”

“我只是觉得还有好多话没说,不应该这么快……”

而且……这么大的事,他还不能害羞了吗?!

“那,世勋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暻秀哥他们突然进来怎么办!”

“喔,他们应该暂时不会回来的喔。”

“为什么??”

“一个小时前suho哥听说有人要帮他惩治乱发照片的小魔王,立刻带着那位英雄的室友出去吃好的了。”

“……”

“世勋还有什么话想说么?”

“……没有了。”吴世勋放弃似的闭上眼,任由那人帮自己躺平。

谁知那人的动作突然停了,沉默了一瞬才开口道:“嗯,那我还有。”

吴世勋正想睁开眼,却被一只大手覆上,然后嘴唇被轻柔地吻了。

“生日快乐。”

“嗯。”

“我爱你。”

“……嗯。”


END


中字翻译cr.BelongToYou


评论(5)
热度(12)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