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灿勋现实向日常小短篇~

兴许以后会变成一个系列【

老子腐了十年还没遇到过脑洞供不上发糖速度的西皮

不是西皮是情侣吧!!

<3 随便开个脑洞~想到哪儿写到哪儿~随意看看就好了~

感觉今年最大的成就就是学会了写擦边球(x

纪念这一天!


 

吴世勋说,秀恩爱这件事,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但是他那个多血质男朋友总是眨着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他,故作可怜地说你就这么不想让人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了吗,世勋啊哥哥好难过啊。

吴世勋看着他,想起了小时候家里养过的一只牧羊犬,明明身形庞大却总当自己是娇小玲珑款,得不到好吃的就扒着他的裤腿撒娇,那场景当真怎么看怎么诡异。

……但是,好吧,他每次都会投降。

吴世勋背靠沙发不动声色地看了他几秒,总算勉强开了口:“……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是的,吴世勋这位多血质的男朋友在水汪汪地望着他之前,首先会霸道蛮横地用膝盖顶开好生坐着的吴世勋的两条腿,然后不由分说地挤进来,用全身的阴影将他整个人包围起来。

如果是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吴世勋倒是不太介意他这么做的,相反或许他还会十分情愿地配合他撩火。

都是成年人了嘛。

可是现在是在客厅,吴世勋只不过想安安静静看个电视而已,哪知原本应该在屋子里兢兢业业背明天的台本的这位先生会这样突然跑出来耍流氓。

虽然路过的成员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但是眼下他靠得实在太近了,连吴世勋都不免有些脸红。

他根本不用看也能知道,两个人的敏感部位一定正隔着暧昧的距离,所以根本不敢妄动,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摩擦起火。

大约是熟能生巧了,朴灿烈在把握尺度这件事上总能同时体现出和他设定不符的精准和攻君应有的余裕,更可恶的是他明明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吴世勋的心理变化,却仍在无辜地笑着:“好难过啊,嗯?”

吴世勋动作僵硬地别过脸,恨不得整个人都钻到沙发后面去,偏偏最后的安全距离也被朴灿烈严密封锁,除了妥协他根本别无选择。

“……好吧,你又想干嘛。”

基本不管是什么事,吴世勋只要一松口就不会再反悔了,朴灿烈立刻笑着松开桎梏顺势坐到了他旁边,沙发软软地陷进去,吴世勋欲盖弥彰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自己又输了。

然后他听见朴灿烈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世勋啊,我们去汉江啊?

“汉江?”吴世勋也配合着他的样子轻轻地说着,只不过出口的话是毫不留情的,“上次不是半途而废了嘛。”

吴世勋至今记得某一天凌晨朴灿烈也是这样来找他说,世勋啊,我们一起跑步去汉江吧。

虽然是个非常神经质的提议,但那天吴世勋隐约察觉到他有心事,所以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可是还没跑完三分之一的路程某人便开始停下来撑着膝盖直喘,一边喘一边断断续续地说世勋啊我不行了。

吴世勋也知道那天他并不是多么想去汉江,只不过心里郁结想靠运动来排遣,于是观察着他的神色,确信他似乎好一点了之后才点点头:“好,我们回去吧。”

那时夜凉如水,朴灿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运动衫,吴世勋便拉过他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明明应该很冷,这人的手心却仍旧是温热的。

吴世勋一直没有问那天他发生了什么事,也一直没有对他讲,他毫不在意那时的半途而废,也完全不介意凌晨被他拉出去这件事,他自然而然地认为朴灿烈的事就是他的事,没有什么比陪在他身边更天经地义的了。

但是朴灿烈约莫还是心存愧疚的,吴世勋不用问也猜得出,他一定在想我们世勋还是个孩子啊天天觉那么多还要被迫陪我出去发神经啊我真是个失败的哥哥啊,诸如此类。

大概在他心里,越是亲密的两个人,反而越应当重视这些事情吧。个人空间无条件尊重,说出口的话也绝不反悔,在一起的这些年以来,虽然朴灿烈没有明说过,但是吴世勋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努力,并且投桃报李,心照不宣。

“那次……那次是……”朴灿烈支支吾吾的,似乎是找不出合适的说辞,甫一抬头看到吴世勋似笑非笑的神情便知道自己被看穿了,反倒顺藤摸瓜地搂住他的腰耍赖,“你也知道,哥不是很喜欢动嘛,但是这次不一样,咱多带点吃的,哥开车带你去,啊?开车。”

结果吴世勋自然是同意了,倒不是因为被那句“多带点吃的”打动了,而是如果再不同意,他就真的管不住他男朋友青天白日之下还能胆大包天地探进他衣服里乱动的那只手了。

何况,现在有美景有美食还不用自己动的好事有几个,他干嘛不去。

再想下去大概就要想歪了,吴世勋连忙推搡着朴灿烈去准备,都不顾收拾一下自己被“欺压”过的痕迹,便钻进厨房寻摸还有什么零食可以带走,脸上还带了点与方才不同的向往和兴奋。

然后来厨房找水喝的边伯贤便看到了一个发丝凌乱,衣冠不整,明明活像被怎么样了,却还面色潮红,嘴角噙笑的吴世勋。

刚想大吼一声这是谁对我们忙内做了什么!却见吴世勋在厨房搜罗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也不敲门便进了朴灿烈他们那屋,关门之前好像还瞥到他似乎是把好好站着的朴灿烈扑倒在床上了。

于是他默默闭上嘴转过脸,一边喝水一边默念,习惯。习惯就好。

 

 

 

世勋啊,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我吗。

因为你每次都让我无路可逃。

两个人在汉江附近找了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坐下,起先朴灿烈还强烈建议要去汉江公园人最多的地方转一圈,被吴世勋皱着小脸拒绝了,秀不秀恩爱倒是其次,就怕一不小心引起骚动,回头再出个什么事,那就实在得不偿失了。

朴灿烈听完揉揉他的头发:“我们世勋责任心真强,想的真周到,是我错了。”

其实吴世勋也知道朴灿烈只是那样说说,并不会真的那样做,但是他能懂他的心情。

在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个人孤独地在战斗,可他们有彼此。

尽管到头来每件事还是要自己去面对,可是想到有彼此,他们都会好过些。

所以,偶尔真的不想躲藏,想要光明正大告诉全世界,哪怕万分之一也好,这份心情。

他太懂朴灿烈,他一定也想学着叛逆,也想做自己,也想寻求一个出口来发泄,仅此而已。

可是他又不愿意打扰到任何人。

吴世勋静静的没有接任何话,倒是在铺好野餐布一切就绪以后,立刻伸出手来,要玩朴灿烈的手机。

朴灿烈不懂他要搞什么名堂,但也什么都没有问便递给他了。

“十分钟之内。”

“啊?”

吴世勋眉眼弯弯冲他晃了晃屏幕:“十分钟之内,如果有粉丝找来的话,我们就做点好事吧。”

“什么……意思?”

朴灿烈还没摸清眼前的情况,便看到小孩用毫不逊色的手速用他的手机和账号上传了一条ins:汉江!治愈中!

尔后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抛回给朴灿烈,自己开了一罐巧克力牛奶甜甜地喝了起来。

——若真要说周到的话,朴灿烈才是真的周到,就像来的路上,一边一路低调地开车过来一边说笑话炒热气氛逗他开心,不说话时便将车载音响的音量调大,吴世勋想说话时便扬起嘴角静静聆听——这些细微之处表现出来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察觉得出,但还好吴世勋能。

吴世勋能察觉,但自知回馈不了全部,可是至少他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他开心。

而这一切朴灿烈自然是懂的。他看着他的世勋如此主动,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在包里翻吃的,就那么抄着胳膊像个傻子一样低低地笑出来,静默半晌才说:“世勋啊,你这样让我真的很想娶你回家啊。”

“你娶啊。”吴世勋咬开一包薯片特别云淡风轻地说。

“我以前听艺兴哥提过,中国有一句话叫糟糠之妻什么什么的……糟糠的意思你懂吗。”见吴世勋点了点头,朴灿烈便继续说道,“那个意思就是,爱人一旦娶过门就成了糟糠,就不会珍惜了。”

“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就是说,贫穷时候相交的朋友不能忘,共同患难的妻子也不能抛弃,不是说有情人终成糟糠。”吴世勋声音还是糯糯的,却一字一顿说得清晰,然后白了朴灿烈一眼,盖棺定论,“文盲。”

“啊是是是,不过……不过你怎么知道的,我以为艺兴哥只教过我。”

“艺兴哥跟我比跟哥亲多了,他还经常给我讲故事呢,你不知道吗?”吴世勋语速飞快,音调飞扬地跟他炫耀着,身体还随着音乐晃来晃去,是兴奋过头的表现。

一阵风吹乱了吴世勋的头发,朴灿烈伸手欲碰不碰,好半天却是把手放下了:“……世勋啊,谢谢。”

他的声音极浅极淡,若不是吴世勋随即点了点头,他简直要怀疑对方能不能听到他那句话了。

听到了,也只是听到了而已,吴世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专注于眼前的食物,于是朴灿烈默默看着他吃完了那些东西,直到他自言自语般地开了口。

“我希望……哥哥能多用用我就好了。”

是的,开心的时候,失落的时候,困难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样的心事,无论在哪一个瞬间,我都希望你能和我分担。

我也想,给你宠爱。

所以无论是跑步去汉江这种也好,还是在另一方面的事也好,不温柔也没关系,无理取闹也可以。

因为我是被你拥有的。

朴灿烈看着他的世勋神色淡然,眼波流转,眉目间竟然添了一丝风情,一时有些愣怔说不出话。然而吴世勋似乎不愿意给他思考的时间,一转眼又恢复了往日调皮小霸王的模样:“走吗?”

“……诶?”

吴世勋话音未落便起身,还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抹抹嘴巴:“不娶,回家总是可以的吧?”

瞬间心里像是有电流经过,朴灿烈不由感叹,虽然平时都是他在肉麻,但是真要和他家小孩一比自己真心是个入门级菜鸟。

吴世勋这才感觉到自己刚刚吃的太急脸上似乎沾了东西,连忙想找面镜子确认一下——他只有吃饱喝足了以后,才会想起注意形象这回事。然而还未等到他掏出手机,便感觉有人环住了他然后轻轻地吻了上来,不偏不移地,覆上了他脸上的零食残渣。

吴世勋难得慢了半拍,他到底还是习惯了直来直去的思维方式,所以仍旧不能及时地抓住这位表面乐观内心却多愁善感的哥哥的情绪,但是至少他能感觉到朴灿烈心底对他的渴望和需要,既然那份感情不会变,那么他也不需要在意太多,只要回应就好了。

这样想着,吴世勋像是愣在了原地一样任由他舔吻着,直到他欺上自己的唇。

江风徐徐过耳。

夜幕深垂。

 

 

当夜住在客厅的边伯贤大跌眼镜地发现,朴灿烈和吴世勋两人洗漱完毕后,竟然站在各自房间门口恨不得互道十分钟晚安才进了门。

还好边伯贤几乎不用SNS,否则若是让他看到他的两个队友这么大人了还干同时上传认证照这种少女得鸡皮疙瘩掉一地的事,很有可能立刻就要开始酝酿第二次离家出走了。

而在床上窝了一会儿的吴世勋望了一会儿宿舍白白的墙壁,突然觉得思念满溢,连忙掀开被子第二次入侵了朴灿烈的房间。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敲了门的。

黑暗伴随着开门声同时笼罩而来,朴灿烈竟然大费周章地抱了个被子将他整个人裹了起来,然后吴世勋感觉自己的身子腾空了一瞬,又被轻柔地放上了床。

紧接着一个庞然大物钻了进来,拂入了微凉的空气,朴灿烈很快将他揽入怀里,刚洗过的头发还残留着香波的气息,湿润又清新。

吴世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笑起来,他想,这就是他喜欢了快十年的人,虽然经常恶作剧,却比任何一个人都珍视他的,温柔的人。

他的人生并没有多长,却有一半都在用来爱他。

吴世勋划过他胸前的指尖很快被他带了点力道的大手握住。

他不想说。

可是,他觉得很值。

 

-END-


评论(2)
热度(38)
  1. Soon followed陌上蔷薇♪ 转载了此文字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