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灿勋】 弧度贪心

想写符合夏天感觉的文啊!


全架空,写哪儿算哪儿。




1】


 


吴世勋推开吴家私房菜的门的时候,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正满脸怒气地向外走,高跟鞋踩得哒哒响,却根本没有低头看路,险些被吴世勋绊上一脚。


 


模样好像有些熟悉。


 


吴世勋默默在自己心口摸了把,心想现在的美人们怎么都这么容易狂躁,一转身就看到朴灿烈在不远处的位置冲他招手。


 


才刚一坐下朴灿烈就开始抱怨:“怎么回事你,今天比平时晚了一分钟。”


 


有服务生过来收空杯,吴世勋及时地对他伸手比了一个“一”,然后挂着一副懒得搭理朴灿烈的表情一声不吭地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喂,”朴灿烈十分不满地敲敲桌子,“你好歹看我一眼。”


 


吴世勋无语,朴灿烈今天又是骚的哪门子的包,他不就是把昨天新买的条纹衬衣穿上了吗,精英款,还修身,整个人别提多惹眼,别说吴世勋了,十里八乡估计都只看他一个人了,还有什么可看的。


 


然而吴世勋虽然会腹诽,但基本朴灿烈的话他都会听,心说你让我看你一眼我就看你一眼吧,这一抬眼反倒愣了半晌。


 


衬衣确实是那个衬衣,朴灿烈也还是那个朴灿烈,然而他不记得昨天朴灿烈跟他分别时有一头这么火红如血脉喷张的秀发,仔细一看,竟还湿嗒嗒的滴着水。


 


合着我晚来了一分钟,就错过了一场大戏啊。


 


“你……”吴世勋手里捏着手机,小心翼翼地开口,“让谁给开了瓢了?”


 


朴灿烈长叹一口气,但仍然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毕竟他动一动就会继续有汤汁顺着头发流下来。


 


“还不是你那个美丽的新上司。”朴灿烈此刻虽然颇为烦躁,但是还是给吴世勋讲述了事件经过,“她说她妹妹怀孕了,让我拿出个解决方案来。我说我一个学法律的,不太懂妇产科的学问,这事不归我管啊,她就说我是混蛋,还说我见死不救……”


 


“说重点。”


 


“好吧,总之我一想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根据常识不管生下来还是做手术都会需要钱的对吧,好歹我也是她名义上的前前男友,也知道她和她姐最近都挺困难的,就说了句,咱都这么熟了有困难可以来找我啊,然后……”


 


吴世勋眼皮都不动一下:“重说。”


 


朴灿烈闻言干咳了一声:“好吧,我说的是,需要多少钱……”


 


“嗯?”


 


“……你开个价。”


 


吴世勋这才满意了,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然后她就不干了啊!正好我给她要了一杯她喜欢的西瓜奶昔啊,你知道除了咱们这还有几个店能卖西瓜奶昔啊,这还是看了你的面子咱家店员才给她调了一杯啊,还是特浓的……”


 


“啧啧啧,真可怜。”吴世勋一边不走心地说着一边端起手机,朴灿烈还以为吴世勋要打电话替他讨回公道,刚想说自己一手养大的弟弟就是亲,就听见他手机咔嚓一声,特别清脆响亮。


 


“……喂吴世勋,你干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你幻觉啦!”吴世勋嘴上这样说,同时却一脸肆无忌惮地把刚刚照下来的朴灿烈的窘样展示给他看,要不是朴灿烈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和手机同时握住,那张照片下一秒就要在吴世勋的各大SNS中公之于众了。


 


明明是盛夏的午后,吴世勋这个才刚刚进门的人,手竟然是微凉的,朴灿烈每次握他的手都忍不住皱起眉头:“还是这么凉,之前艺兴哥开的方子你没吃?”


 


吴世勋本来还想继续嘲笑朴灿烈的,可是一听他突然认真下来的语气,他就有些无言以对了。


 


“好端端的,总注意这些小事干嘛。”吴世勋默默抽回手,手机倒是留在朴灿烈手心里了,然后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刻意,又心虚地补上一句,“大热天的凉点也好啊,再说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是你火气太旺了。”


 


“噢。”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夸张,朴灿烈下意识想挠挠头,却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一脑袋狼藉,这一动,本来浮在头顶的红色液体又顺着刘海滴答滑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吴世勋是想笑的,却发现自己突然笑不出来,于是撇了撇嘴,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出一沓纸巾后,便绕到朴灿烈身旁细心地替他擦拭起来。


 


“这是怎么弄的,简直是艺术啊。”吴世勋的声音和他的手一样微凉,明明是幸灾乐祸的话,说出来竟然显出几分真挚,好像他的赞赏是真心的一样。


 


朴灿烈却不说话任由他弄,也不知是担心情绪一上来又控制不住,还是陷入了别的思考中。


 


吴世勋虽然跟他一起长大相处时间又很长,但是对两人之间气氛的把握还并不是很熟练,尽管他和朴灿烈一样敏感又细心。


 


因为他经常摸不透朴灿烈的想法,只好学着用各种方法来试探。


 


“早知道Anne姐这么厉害,老头子扔给我的作业我就请Anne姐来帮忙啊,随便一泼就是一幅佳作,成本不就一杯奶昔吗,我还何必成天窝家里为难自己的脑细胞啊,你都不知道,现在我屋子里满地的废画纸,贵死了……”


 


“啊,吴叔叔又想推画展啦?你都这么久不画了行不行啊?他的学生们呢?”


 


朴灿烈对吴世勋简直是本能的关心,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并且经常因为这种关心而抓不住谈话的重点。两个人还在读本科的时候吴世勋便曾经一副败给他的样子说,就你这样你还怎么在法庭上找漏洞,还怎么给人家辩护啊,我都替你未来的委托人感到忧伤。


 


可是这样的话吴世勋也只说出口过这一次而已。毕竟他也知道,朴灿烈这样是为什么。


 


“嗯。一年到头回不了两次国,使唤人倒是特别勤快。”吴世勋扒开朴灿烈的头皮一块一块地检查着,有些地方已经黏住了,不由又因为他关心自己而抓不住重点的事感到气恼,“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还成天操心我。里面有些地方黏在一起了,赶紧回家去洗洗吧。”


 


朴灿烈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一边起身一边从钱包里翻出奶昔钱来放在桌上:“对哦,事务所派我下午三点在这见一个委托人,我看看咱们现在……”他一边说着,一边发现吴世勋的手机还在他手里,便想用吴世勋手机看看时间,却不想才刚划亮他的屏幕,一条短信便进来了。


 


朴灿烈对天发誓他对窥探吴世勋的隐私一点兴趣都没有,是这短信自己非要这会儿弹出来的。


 


他也不是故意要看,是没来得及移开视线。


 


之前来招待过吴世勋的服务生端上来一杯现调奶茶,吴世勋仍旧在朴灿烈旁边站着,便顺手接过喝了一口,等着朴灿烈的下文。


 


他没有想到朴灿烈的下一句是:“咱们现在……去你家吧。”


 


=TBC=







评论(2)
热度(10)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