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灿勋】 弧度贪心-2

第二章来铺陈一下背景~毕竟故事是要慢慢讲的嘛!


2】

 

吴世勋的家离吴家私房菜最多几百米的距离,按照他们两个一贯的行事风格来说,若想既不耽误朴灿烈的正事,又不在正事中折损他的形象,去吴世勋家洗个澡换个干净衣服再出来,是当前情况中最为明智的选择。

 

然而吴世勋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一惊慌失措,他那精明的脑袋便要暂时短路。

 

“你见你的委托人,去我家干嘛,你的委托人是我啊?”

 

唉唉,是你倒好了。

 

朴灿烈把吴世勋的一连串反应尽收眼底,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总是在吴世勋大脑短路时缄口不言,是为了给他独自思考的空间和时间,而吴世勋也一定会在这段空隙里想清楚原理或是推断出结论,在这之后两人的对话才会继续。

 

从一开始立下的约定,到后来的渐渐习惯,只有分享了彼此的成长过程的人,才能令这样的默契如此水到渠成。

 

而这只不过是他们培养出的默契中,万分之一的部分而已。

 

果不其然,吴世勋在短暂的时间里想通了前后之间的逻辑关系,可是那种突如其来的不安却并没有消失,只好一边佯装仍在思考的样子,一边暗自偷偷观察朴灿烈的神情。

 

朴灿烈自然是什么神情都没有,他的喜形于色也是因地制宜的,有时他很乐于将情绪写在脸上,但若要让他为了什么事去维持一个表情,甚至是一张假面,他也是毫无压力的。

 

但是无论如何,吴世勋感觉朴灿烈既然这么久都没有反应,应该是被骗过去了,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对朴灿烈也在心不在焉的事实浑然不觉。

 

此时此刻的朴灿烈,心思是完全被刚刚那条信息所占据了,再联系起吴世勋瞬间堂皇起来的神色,一直挂在嘴角的笑容终是一路蔓延,直直苦进了心里。

 

即使是默契,也都各怀心思,两个人相对无言了一会儿,吴世勋惦记着朴灿烈还有正经事,虽然心怀忐忑,但还是从包里掏出一顶帽子来给朴灿烈扣上,算是主动打破了僵局,朴灿烈不知是真的刚刚回过神来还是故意表现出来的,总之他随之也心领神会地整了整帽檐,盖住自己早已糊成一团的头发,拉起吴世勋的手便离开了吴家私房菜。

 

 

吴家私房菜的那个“吴家”,顾名思义,就是吴世勋他们家。吴世勋和朴灿烈的因缘,首先就要从他们家说起。

 

别看吴世勋家老爷子现在消停在国外教书,听上去正经又学术得很,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艺术家,怀揣着才华和梦想,凭借自身惊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在各个领域里驰骋,还驰骋出了一身名气和风流。

 

然而艺术家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灵感的,而吴老爷子则认为,灵感是需要追逐的,不会追逐灵感的人是不配拥有梦想的,于是老爷子在吴世勋还处在十三四岁的青春期的时候,按着他讲了一堆鬼话以后便一个人继续拥抱他的梦想去了。

 

依吴世勋看,比起艺术家,梦想家这个称号才更适合他那个不负责任,又一惊一乍的老爹。

 

在他的记忆里,他老爹似乎一直是很有行动力和冒险精神的,总想尝试各种领域方面的东西,现在这家私房菜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然在他丢下吴世勋走之前这饭馆还是一个茶庄,吴老爷子那时画画已经成名,也有了一些积蓄,又想尝试经营,同时又痴迷茶道和围棋,便想了这么一个主意,一边开店,一边天天在店里给客人沏茶,陪客人下棋。

 

……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有钱,任性——这话吴世勋后来跟老爷子说过,老爷子听了就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笑够了才略显落寞地说,我要是不任性,你妈也不会生完你就跟我离婚啊。

 

当然这话哄哄老爷子的脑残粉还行,在吴世勋听来却颇有恶意卖惨博取同情票的嫌疑,因为他从不相信他爹有认真地反省过,否则当年他也不会留下一笔资产就扔下十几岁的儿子毫无牵挂地跑掉了。

 

总之,吴老爷子是潇洒地丢下儿子远走高飞了,但潇洒归潇洒,到底还是有点良心和远见的,知道就算钱够用一个小孩子自己也不一定能健康成长,于是把吴世勋托付给了他半辈子的挚友,也就是朴灿烈他爹。

 

朴灿烈他爹的生活,就没有吴世勋他爹那么轰轰烈烈了。他追求安稳,于是循规蹈矩地做了公务员,娶了一个美丽的妻子,生下一双儿女,维持着平凡家庭生活中的幸福。

 

朴灿烈出生的时候,吴世勋他爹刚刚云游四海归来,一听说老友家里又添了个小儿子,风风火火地就赶来探望,那时候他们还没给朴灿烈取名,便本着两人的交情和对艺术家的充分信任,把给小儿子取名的重任托付在了吴世勋他爹的身上。

 

朴灿烈的名字便是这样来的。灿烂,热烈,往后也真的人如其名,总算是没有辜负大艺术家的热切期待。

 

他给朴灿烈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吴世勋还没有降生。所以老爷子也未曾预料到,他赋予的这个孩子灿烂热烈的特质,有朝一日,会全部回馈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当然,老爷子还没有预料到的是,吴世勋会擅自找人把他高端风雅的茶庄改成了一家饭馆。

 

这都怪他自己,临走之前非要特别投入地抱着自己独自带大的小儿子叨叨念念,其中一大堆有关艺术和灵感的废话吴世勋是一个字没听进去,只记得最后他说,咱家这茶庄也留给你了,等你再大一点了,做点你想做的吧。

 

十几岁的吴世勋拉着朴灿烈的手站在茶庄门口自言自语地说,可是我能做什么呢。

 

那时候吴世勋还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语气却透着一丝和年龄不符的冷静与漠然,朴灿烈这才意识到,即使吴老爷子走之前最大限度地把儿子安排妥当了,对于吴世勋来说,他也是抛下他走了,这是问题核心,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世勋现在,想做什么?”那时候的朴灿烈虽然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已经学会了如何在谈话时照顾别人的情绪,于是说出口的话都从心尖拐了一个弯,语调也不由地温柔下来。

 

然而吴世勋既然体内流着艺术家逍遥的血液,思维和说话方式自然也是直来直去的,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饿了,想吃饭。”只听吴世勋毫不犹豫地回答着,甚至还立刻补充上了一句,“还想喝奶茶。”

 

朴灿烈自认在学校人气不低,他的声音,他的眼神,还有他待人接物时若隐若现的温柔,足以让人送他一个“多情”的称号了。

 

然而他的那些细腻和话术,竟然被吴世勋一句话弹回了原地。

 

他本来想,无论吴世勋说他想做什么,他接下来都会承诺,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然而吴世勋说,他想吃饭。

 

朴灿烈半张着嘴愣怔了一会儿,在吴世勋疑惑地看向他时,才呆呆地出了声:“那……那咱回家?”

 

“嗯。”

 

不得不说,他们能在这样的一个时期被安排到彼此身边,是十分幸运的。

 

朴灿烈赶跑了吴世勋隐藏的孤独,吴世勋治好了朴灿烈的中二病。

 

只不过在很久以后,朴灿烈蓦然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除了想穿越回去把当时装逼成瘾的自己暴打一顿以外,还突然意识到,当时在自己心里萌芽出的,想要陪着吴世勋的想法,竟是完完全全出自真心的。

 

但无论如何,当时的朴灿烈没能说出这句话,吴世勋自然也没能听到。总之没过多长时间,人们就发现昔日那个高端风雅的茶庄不见了,一家兼营各类奶茶的画风迥异的饭店取而代之,一开又是好多年。

 

朴灿烈和吴世勋在这好多年里顺利地成长起来,吴世勋从替他打理店面的叔叔那里正式把店接手,朴灿烈自告奋勇给他当起了法律顾问,虽然并不是常年一帆风顺的,但是两个人齐心协力,到最后都会有惊无险。

 

这样一来,两个人又养成了新的共同习惯。没什么事的时候,就跟对方过来漫天瞎聊,又或者其中一个人忙的时候,另一个就要一杯对方常喝的东西等着对方忙完了再来,或者实在没有头绪了,就带着问题来,两个人再一起想办法解决。

 

然而这次的事情,好像需要他朴灿烈一个人来解决了。

 

=TBC=


感觉两天勤快出了三个月的量=L=【被拖出去打死

评论
热度(6)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