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快新·无关风月(伪古风)

写在前面:

呃这篇大约是2012年开给瑶瑶的坑,当时就纯粹想试一下这种很黄很暴力的风格,那会儿的文风也不知受什么影响,现在看简直恶心矫情到爆炸……

但好在故事情节我隐约还记得点,就趁着最近回坑把它拾起来了。

结果删改了好大一篇简直就和新的没两样啊!

删除了很多(没用的)描写以后文风显得有些不 伦 不 类,然而还是想写完,只不过修改之后情节会改动很多,篇幅也会减少←并不是懒(谁信

反正看过原版的也没几个,以前还能写写古风,现在= =反正是文艺不回去了,但是各种bug还请包涵!握拳。


OOC有,矫情有,肉渣也有。

更新另开,会链接以前的章节!。然而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更新


没什么卵用的定场诗(?):


长亭落花送别,小楼春雨一夜。

凝眸相思一剪,无言心字成阙。

尘世忆梦三千,旧时浮华如烟。

不问缘字何解,此情无关风月。


壹。


月迷星微,夜稠如幕。

红烛垂泪,微弱的光芒轻轻摇曳,工藤晴空色的双眸忽明忽暗,面色也苍白如鬼魅一般。

伏在他身上的乱发男子面有薄汗,当他看到身下人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时,停下动作,扣住对方冰凉的五指,勾唇一笑,摄人心魄。

温柔的律动伴着略显急促的喘息毫无征兆地降临,无论多少次也无法适应的痛楚,令身下的人在不经意间蹙起眉。

清晰的水声回荡在原本沉默的屋子里,工藤薄唇紧抿,清冷的眸子中仍旧不带一丝情欲,唯有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他和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彼此之间,越是靠近,便越觉空虚,就如此刻,即便身上的痛楚再过真切,内心也是麻木的。

没有悸动的亲吻,没有温度的拥抱,没有欲望的合欢。

咫尺却天涯。

莫名想自嘲,于是扯开一抹冰凉的笑,心的一角已然塌陷,不知何时才能填补完全。

出神之际,对方的动作忽然凶狠起来,尖刀割裂般的疼痛,令他终于无法自抑地呻吟出声。

 “专心。”

桀骜不驯的眼神,强势到如同命令的语气,令适才积累的淡淡温情骤然消散。

微微偏头,看向黑羽的目光带了一丝埋怨和不甘,双唇翕动,几经思量,到了嘴边的话究还是咽了回去。

“……知道了。”

疏影移墙,暗香浮动。

云雨过后,工藤在一阵倦意中阖上双眸,然后沉沉睡去。

黑羽静静地望着他,目光并不似先前出口的话那般冷漠。他伸手拨开他凌乱的发丝,倾身欺上他的唇,半晌才慢慢放开,似有留恋。

“新一……”

沉默已久的小屋飘出一声长叹,他的呼唤夹杂了无奈和痴缠,床上的人羽睫轻颤,却没有醒来。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阮烟罗帐,烟笼雾蒙,烛火在咏叹中擦响最后一下,便寂寂然熄灭。

暗夜无声。


 


贰。


工藤自沉沉压迫感中醒来。

晴空色的双眸因还未消散的睡意而有些迷蒙,有一缕微光穿透窗棂挥洒进来,为清冷的小屋添了一丝温暖。

正欲起身之际感受到腰间被什么东西束缚着,力道之大令自己动弹不得。微微偏了头,心中却已经有答案,那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脸此时就在咫尺之间睡着,只不过褪去了平时的霸道和倨傲,宛若涉世未深的孩童般纯真且毫无防备。

心中某一处蓦地柔软下来,工藤轻轻挣脱那人隔着绸被禁锢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冰凉的触感令他有些意外。

诧异地起身,绸被随着动作自他身上轻轻滑落,露出精致笔直的锁骨与莹润如玉的双肩,一袭长发缓缓垂至裸露的皮肤上,令他感到密密的痒。

然而此刻他根本无暇顾忌这些,连忙将带着余温的绸被拉起,覆在犹在酣梦中的人身上。

春寒料峭,夜凉如水,那人竟将衾被全部盖在他身上,自己却只着一袭薄衫,和衣而眠。

心念一动,工藤原本略带涣散的目光骤然清明。默默穿衣之时,一向浅眠的人也悠然醒转。

“新一……”声音伴着清晨特有的沙哑和晦涩,黑羽睁开双眼看向此时正坐在床边的人,发出无意识的呼唤。

被呼唤的人并不作答,却立刻停下系衣带的动作,下床倒了一杯清茶递给躺在床上兀自迷离的人,并动作轻缓地扶他起身。

茶水并不温热,却也尚未凉透,工藤有些模糊地想,大概是半夜有人重新烧水换过新茶了,然后才后知后觉,这里不过就他们二人,既然那个人不是他,那么是谁也毋庸再想。

这才想起先前的每个清晨起来都能看到黑羽替他倒好的热茶,而且用意并不难猜。

只不过工藤一直固有这个习惯,且从第一天起就未作他想,此时此刻才有一阵迟来的恍惚。

黑羽似乎把他的小习惯摸得很准,他也亦然。

比如,不吃鱼之类的。

然而眼前之人以及他的一切,仅在一个月前,还是与他毫无瓜葛的。

思及心事,工藤暗敛心神,然后察觉到那人胶着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漠然转身,不为所动。

然而还是被他拂乱了心神,工藤一时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只好欲盖弥彰般将他的长发高高束起,却浑然忘记衣带仍旧松散着,微风吹起了他的衣衫,露出大片肌肤及一夜纵情留下的点点红痕。

黑羽饮尽杯中清茶,才要呼唤工藤,抬头便看到如此景致,不由痴傻在原地。

映入眼帘的红痕令滞缓的记忆在一瞬间复苏,黑羽不由想起昨夜那一室的旖旎春光,面前这个眸色清冷的人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难耐的痛楚令姣好的眉在不知不觉中打成死结,明明被自己逼到一触即发的地步,却依旧一派淡然地不肯求饶。

其实心里清楚,工藤所做的一切迎合,并非自愿。

他并不想强迫他,只希望可以守在他身边,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也就够了。

如此简单。

然心知这终不可得。

而此时的工藤并未察觉到黑羽的情绪起伏——他也不会察觉到,他不过是余光瞥到黑羽的茶杯空了,便伸手想将他的空杯接过来。

然后被一直沉默的人扯住了手腕。

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有些怔然,工藤神色中蓦然升起的疏离之意十分明显,黑羽抬眸,原本深邃迷人的灰蓝色眼瞳也因此泛起一层怅惘,仅一瞬便被他十分巧妙地隐藏。

工藤动了动手腕,想将那人挣脱,却发现那人却将力道扣得更紧,只得出声提醒:“黑羽……”

清冷的声音在黑羽听来带着几分不耐,黑羽压下心中酸涩,取而代之的是渐渐燃起的愠火。

“你叫我什么?”

“……”

工藤不作声,只是神情淡漠地望向窗外,昨夜的风吹落一树春樱,小楼前,庭院中,满地落红。

黑羽却忽然发力,动作虽不散粗暴,却还是将面前这身形纤瘦的人扯入了自己怀中,乍一看分明是情人间缠绵的姿态,气氛却冷如寒冬。

“新一。”

没有起伏的呼唤声自耳边传来,工藤动了动却被他箍得更紧,只好放任他去。

 “是你答应我的。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工藤不动声色地垂下眼,心鼓却敲漏了节拍,一个月前的情景骤然浮现在脑海中,向来淡然的神色终于是动摇了些许。

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救出我的父亲。

一向只在梦中出现的人忽然来到他面前,一袭青衫伫立风中,一向清澈的目光中带了他从未见过的恳求。

虽然很快便在心中答应,黑羽却在那时玩味地勾起了唇角。

大人您能许诺我什么?

代替了回答,工藤在他的怀抱中挪出一点点空隙,然后只手环上他的颈项,看着对方才被茶水浸润过的唇瓣,没有丝毫犹豫地吻了上去。

——你想要什么?

攫住动作生涩且略显笨拙的小舌,黑羽很快夺回主动权,原本黯淡的眸中再次燃起了爱慕和期待。

——恕我这般的无礼小贼冒犯,您可愿,把自己许诺给我呢。

追逐。挑逗。无处可逃。工藤在黑羽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下渐渐投降,本以为还会有下一步动作,却未料到对方很快便放开了他。

唇间的温度徐徐消散在冷空气中,工藤有些愣怔地望着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的黑羽,霎时有些不知所措。

“快斗?”

身后传来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知所起的茫然,黑羽暗暗想着,就是这样的清澈嗓音,明明断案时是一派自信坦然,为何唯独在唤他的时候,会带着原本不该属于工藤大人的情绪呢。

为何只有我放开你的时候,你才会这样唤我。

为何明知这一切只是一场无关风月的戏,却恍惚觉得,此刻的你正在暗中责备我。

“新一,你……稍微出去一下好吗。”

冰冷的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比起表面的冷漠更像是恳求,黑羽心思错杂,还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感情,唯恐真心一旦流出便再难自控。

直到古老的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直到身形单薄的人撑着因昨夜的欢愉而有些疲累的身子一步步走远,黑羽才缓缓抬手覆住了自己的双眼。

任何时候都不能让自己的表情有所动摇,哪怕不在人前也一样。

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被教导的。

而他的功力显然还不够,情绪再如何掩藏却还是写在双眼里,所以只有这样盖住双眼,才不会令神色塌陷。

他也心知这样的小伎俩工藤仅一眼便能看穿,可是庆幸的是,悲哀的是,工藤根本不会看他。

或许他在他面前只有悲哀。无论是月下孤独的大盗,街头表演的流浪艺人,还是褪去一切身份的黑羽快斗本人。

 

 


叁。


 

四月的雨带了秋日的凉,纷纷绵绵,冲走挥之不去的缠绵和彷徨。

工藤被他打发出来自然无事可做,于是在雨中信步闲庭,并不撑伞,庭院的积水沾湿了曳地的素衫,迎面的风伴着充盈的水气,久违的潮湿清凉。

似乎很久没有似现下这般静心闲适地散步了。

是不是人一旦在心中存了太多牵念,便注定了要不得安宁。

思绪飘忽之际瞥到了步履匆匆的黑羽,下意识想要叫住他,却又想到方才争执,犹疑之间人已经走远了,晴空色的眸子紧紧追随他穿过长廊又消失在转角,步子也不知何时停了。

回过神时觉得有些好笑,一直以来对黑羽分明是避而不及,此时又为何为了他杵在原地。

黑羽当然留意到了兀自淋雨的工藤,却也不加理睬,仅仅瞥了一眼便径直自他身旁走了过去,不曾停留,甚至连招呼都没有。

工藤望着那白色的背影仿佛事不关己般地想着,本以为他会以霸道的口气命令他去避雨,至少会像往常一般问候一声。

什么都没有,他本也没有什么无聊的期待,心中却莫名其妙地滋生了不满。

“在想什么?”

魅惑的男声带着他一贯的韵律自身后徐徐传来,工藤回头看到黑羽温暖关切的笑容,心中竟蓦地发了慌,像是被看穿了什么心事一样。

却习惯性地对他闭口不言。

黑羽见状,撑起刚刚取来的油纸伞将他同这一片细雨隔离,另一只手在空中停顿了片刻,像是要拥他入怀,可动作还未成形便又收了回去。

“在想我么?”

直指心事的一句话,一向沉着且擅于编织理由的工藤大人一时竟想不出好的理由来辩驳,心思绕了一个圈,最终生硬地回了一句:“我没有。”

轻轻舒一口气,黑羽偏过脸不再看他,细密的雨丝飘进了那双灰蓝色的眼,冰凉一片。

工藤这才将他的神色观察了片刻,虽然神情还是一贯的令人看不透,气息却稍有不匀,应该是刚刚从某处匆忙赶过来的。

是去为他取伞了么。

再一端详。身上薄薄的水气,溅上零星水渍的外衫,湿润的发梢。

一丝情绪自心底划过,然来不及捕捉。

“你……”

沉默许久后的二人竟同时开口,相似的声线同样的话语,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起,随那些难以言表的念头一同飘散在风里。

“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黑羽不动声色地将伞挪向工藤那边,带着笑容向他提议。

“你管饭的话。”

工藤自是注意到了黑羽的小动作,却不知如何应对才是最合适的,不动声色地走开似乎有些伤人,而故作不知又有些于心不忍,最终还是放任他去了。

有些唏嘘,他们明明已行过最为亲密之事,却如同陌路一样无话可说。

曾经自信率性的工藤大人,现在留在他身边,变得整日整夜紧蹙眉头。

其实黑羽至今不知自己会对工藤提出那样的要求,他明知那是工藤难得脆弱的时候,也知道他来找他并非是真的走投无路。

又或者,工藤那么精于攻读人心和控制大局的一个人,大可对他虚张声势一番,至少不会让他有机可乘。

他没有那么做,为什么,他明白。

人在情难自禁的时候偶尔会说,就当是鬼迷了心窍吧。

握紧了拳头又一点点松开,黑羽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动作熟稔地环住工藤腰际,将他带入怀中。

工藤又一次被他抱紧,觉得今天这人实在莫名其妙极了。

 “新一……”

你没有那么做,我明白是为什么。

你就是那样一个人,带着生而和制度不符的观念,平等对待每一个人,尊重每一个聪明人,甚至是作为对手的我。

你知道那个频繁在你眼前出现的流浪艺人便是官府正棘手的江湖大盗,却从不出言戳破。

你像善待每一个人一样善待我,就好像我没有什么特别一样。

仔细说来,黑羽知道自己确实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爱上这样的工藤的,身份多样的众多普通人之一罢了。

或许换了别人可以找个可以令自己心安的理由来搪塞,就像那句鬼迷心窍。

可黑羽显然没有那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因为他从不相信什么鬼,能迷住他的,只有工藤。

抵上怀中人的额头,被雨沾湿的发丝柔软服帖,顺势落下的水滴浸润了不知谁的眼眸,黑羽倾过身来想要索取一个吻,却被工藤敏锐地察觉并躲避,原本暧昧的气氛骤然冷却。

感到怀抱自己的手有些僵硬,工藤竟莫名心虚,方才的躲避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现在却无法挽回了。

一时有些无措,工藤无意顾及自己暗自渴望的念头悄然改变的心境,只想扭转这尴尬的局面,至少应该做点什么,好让眼前这人不这么明显地失落。

“……还走不走啦。”温润又清澈的声线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别扭,工藤开口,却一直避于直视他的眼,“不是说管饭的吗。”

再周到的伪装也没有用,黑羽终究是陷入了苦涩,枉费他长久以来自诩细致入微才智过人,却永远无法揣测出眼前这个人的心思。

 “当然。”

松开怀抱的一瞬间两个人不由自主地贴近了一些,工藤思忖片刻,握住了黑羽撑伞的手,握上去的一瞬他先是心里一滞,动作也稍有迟疑,尔后还是仿若无事地继续向外走了。

蓊蔚的草木暗了一园的春色,雨仍在淅沥沥的下,黑羽握紧伞柄看向身旁的人,目光凛冽却深情。

工藤的手和以往一样干燥而没有温度,却有着非常温柔的触感。黑羽就这样任由他握着,殊不知自己在不由自主间屏住了呼吸。

有没有可能和你一起像现在这样,在同一把伞下一直走,直到天荒地老一身轻。

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将神游天外的黑羽呼唤回来,覆在自己手上的一点点触感也骤然消逝,黑羽没有拦住走向她的工藤,而是默默地停在了他们身后。

——也像现在这样,明明走在你身边,却还要天天做着拥有你的梦。


评论
热度(13)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