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蔷薇♪

第一篇文章,絮叨絮叨最近的感受。

2014年的开端有些沉重,仅一件事就让人意识到时间的可怕。

奶奶去世了。

印象中她总是说自己不舒服,和爷爷正好相反。爷爷在走之前身体一直很硬朗,八十多岁了还天天爬山,就是最后的时候生了一场病,然后很快就去了。

人说一辈子不生病的人最后的病会直接要命,这话不假。保定的雾霾一直不散,气温也持续异常,奶奶说到底,其实就是一场感冒而已。

12号的时候学校结了课,还没报上13号的雅思班,表姐就跟我说,准备送回老家了。一切都太突然,13号干脆赶回去,那种心情其实很微妙,很不好。

因为知道此行是来跟她永别的。

京石高速封路,市内一路堵车,到的时候一屋子人已经散了不少,她躺在床上零零碎碎的说着胡话,已然谁都不认得。

后来老妈悄悄跟我说,去年你姥姥最后也是那样,大概是疼也可能在做梦,糊里糊涂只会喊娘。

说实话我跟奶奶不算亲,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她几次,也不知她有没有认出我,倒是想起表姐说她,一生要强。

就是那时候忽然意识到,时间一点一点的过,该发生的总会发生,我们根本无能为力,只能接受现实。

十五号,也就是腊月十五早晨接到老妈的电话,那时候跟表姐约了出去吃火锅,电话的开场白就一句,早上七点多,我愣了一下然后说,哦。

腊月十五,正好也是姥姥的周年祭日。我大概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了。

去年的腊月十五也是如此,大人通通回了县城,我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一个注定的结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出去吃火锅,然后对着电话说哦。

哦。

保定的雾霾比北京的还要浓还要呛,大概是因为保定原本地势很好,不易起风,现在却造成了这种进退两难的局势。

但是村里到底还是冷的。出殡的那天风太大我们也站了太久,回来之后大家集体生了重病,我从保定拿了东西马不停蹄赶回北京参加第二天的雅思课,都来不及想太多。

但是还是会做梦,做各种各样的关于轮回和往生的梦,直到今天也没有停止过。或许是在我身上还留着她的什么念想,又或者是我把精神寄托在了那一抷厚土之上,好像人走了,反而留下牵绊一样。

曾经在某个地方读到过,人之所以有记忆,就是为了让已经离去的人依旧活在我们的生命里。就像我到现在还是会时不时提起姥姥的西红柿炒鸡蛋和奶奶每逢过年都会塞给我的两百块钱。

没有实感。

人一旦走了,你们之间的缘分就真的尽了。哪怕这个人是给予你生命的功臣之一,以后的以后你们不会再遇见,不会在同一个地方,也不会再有这样的关系了。

这是比失去,更加令人难过的事。

今天生日,回消息回到手软。大家都说,很久不见你了,我实话实说,最近有点忙啊。

这才发现人的心只有那么大,平分太多再锐的刀也会切不动。微博荒废了十几天,连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上课下课记笔记,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只告诉了信得过的二三人实情,也只是纯粹报告一下现状,却收到了很大的体谅和安慰,很暖心。当然也会有怨气滋生,会在有人说我以为你跟我绝交了的时候郁闷一下。但是说不出口的话就不要说了,不说也挺好的。

图片是今天去上课带来的酸奶红枣和菊花茶,老妈给我装上的,她的高烧比我严重,我说21年前和今天你都辛苦了,说说就有点想哭。老爸中午给发了祝福短信,语气中还是有藏不住的小心翼翼。

大人啊,总会走在我们前面的吧。在缘分已尽之前,就把一切都放下,一切都原谅吧。

慢热的人总是后悔过才会察觉,有些事如果不用经历也能懂,就好了。


2014-01-21

评论(1)
热度(1)
©陌上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

此身当绝直须绝,何必深情藏掖着~
灿勋 of EXO ||
幽凡 || 云紫 || 夏乐 || 苏兰 of 国产三剑
快新 || 平新 || 赤琴 || 骗子组 of 名柯
狛日大法好
总之是很腐的杂食动物,偶尔拍图www
坑品不好,请多关照~